拌面今天也没吃的馄饨

呐,叫我拌面就好啦
只要你不嫌弃我啰嗦欢迎来找我聊天!

我觉得他可能不喜欢我,甚至有点讨厌我

此篇又名《怼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绝对是HE
依然是沙雕文笔
欢迎捉虫

楚子航

楚子航最近有了一个新的烦恼
就是那个叫凯撒·加图索的男人
楚子航觉得凯撒可能不喜欢自己
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凯撒有时候会给莫名其妙的给他一张写满意大利文的骚包卡片
因为楚子航对意大利文没有多少研究
所以卡片上写着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也不是很想知道
不过楚子航认为卡牌上面的意思大概是邀他打一架
毕竟凯撒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事是需要自己了
所以第二天楚子航就提着刀到安珀馆去了

有时凯撒会在楚子航要去图书馆找资料时叫上学生会的所有人霸占图书馆的所以位置
看着凯撒坐在图书馆正中央的老爷椅上那嚣张的样子楚子航真想冲上去和他打一架
但是从小良好的教育还是控制住了他在图书馆当众和凯撒打架
楚子航觉得凯撒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嘲讽 约架 挑衅楚子航都忍了
但唯一不能忍的就是凯撒他居然抢他的桂花粥
还是最后一碗
他又不吃抢去做什么
不吃放在家里供着?
长期积累下来的怒火驱使着楚子航去和凯撒打了一架
食堂大妈欣喜反馈那天晚上来食堂吃饭的学生可多了,看来同学们终于懂得垃圾食品的危害了
而维修部的工头也高兴的表示第二天他们重新盖了一个食堂,因为以前那个食堂差不多已经废了

楚子航最近有了一个新的烦恼
就是那个叫凯撒·加图索的男人
楚子航觉得凯撒可能不喜欢自己
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凯撒·加图索

凯撒最近有一个新一的烦恼
就是楚子航
凯撒觉得楚子航可能不喜欢他自己
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所以人都能看出他喜欢楚子航
可就只有楚子航不知道
他几乎用来他所想到的所以办法对楚子航进行表白
比如说他会在一张画着金边的卡片上用骚包的花体字写着浪漫的意大利情话
虽然他知道楚子航对意大利文不是很有讲究但他还是寄出去了
所以第二天他就看见楚子航提着刀站着安珀馆的大门口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比如他某些时候会想认真和楚子航谈谈
奈何楚子航见到他就绕道而行
凯撒挑不到时间抓住他
当凯撒听路明非说楚子航每次要写论文都会先去图书馆查资料
所以他叫上学生会所有的人承包了图书馆
凯撒自认为这个计划很完美
而楚子航对这个完美的计划的回应也是完美的不行
他抱着笔记本
转头就走
走的头也不回
凯撒突然就想起了中国的一句老话
“浪子回头金不换”






!

贺卡表白 尝试约会 还有一些无微不至的关系通通都失败了
但凯撒·加图索是是什么人敢在杀胚发怒的底线大鹏展翅飞男人
这世界上可没有多少事可以让他退缩的
于是他抢了楚子航的桂花粥
然后他们就开始打架了
天地良心!
他绝对不是想激怒楚子航的
就只是看到楚子航端着已经装不下的餐盘
却还想再拿一碗桂花粥的样子很可爱
想帮帮他而已
真的就那么简单
但当他端起那碗桂花粥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
那杀胚就把餐盘扣在他头上了
末了还操起不知道从耳朵还是哪里把出来的刀砍过来了
mmp
当然现在在医疗部挂点滴的凯撒才不会告诉你生气的楚子航也很可爱呢

凯撒最近有一个新一的烦恼
就是楚子航
凯撒觉得楚子航可能不喜欢他自己
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恺楚]线


·看了江南老贼写的龙五,我平平静静的心态彻底崩了。

·阿巴斯他什么时候领便当,并把剧本还给楚哥。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在仕兰中学的大门口,车水马龙,现在仕兰中学里的那些贵公子们放学的时候。

凯撒靠在自家的兰博基尼上,把玩着车钥匙,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他不明白阿巴斯为什么认为路明非他们会回自己的母校,那个狮心会会长坚定认为路明非会玩心理战,他觉得路明非会认为学院不会闲的没事干把各地的精英分到这个看似与他们逃脱毫无意义的中学来。

凯撒甩着指尖上的车钥匙,对着那些偷看他的女孩们回以微笑,顿时引来女孩们压制不住的尖叫声。

真是嘈杂啊,凯撒有些怅惘,向四周张望着,右边的街道突然有一些不小的骚动,是女孩的尖叫声,这些毫不掩饰的尖叫声甚至比刚刚对凯撒犯花痴的女孩们的叫声还大。

凯撒原本对此毫无兴趣,毕竟阿巴斯还在和教授里的教导主任说话,但他在看向人群的那一刹那,看见一头软黑色的长发,一小边侧脸... ...

他跳下台阶,开始奔跑,开始发疯一般的奔跑,冲向人行道,笔直的穿过人群,他的眼里除了那一抹小小的身影,什么也看不见,他拼命的冲着,想要跟上他从容而有坚定的步伐。

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凯撒一伸手,抓住了他自然垂在身侧的手臂,睁大眼睛,大口的喘气,原本这点路绝对难不倒凯撒,可他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心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被他抓住的男孩似乎很惊异,抬头看着这个突然冲过来拉住自己的异国男人,身边的行人也不由的停下了脚步,看向这边。

凯撒一时无言,只知道紧紧的拽住男孩的手,看着他,不断地喘着气。

是他吗?

凯撒看着男孩的脸,看着男孩的眼睛,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浅浅的栗色。

不是金色的吗?凯撒紧紧的盯着男孩的眼睛,居然不是金色的吗?

“先生?”耳边传来男孩迟疑而有警惕的声音。

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凯撒这样问着自己,为自己冒冒失失就冲上来的举动感到不解。

“抱歉,我… …嗯… …我认错人了。”

“… …”

“你长的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凯撒自顾自的说着话,好像这样就可以说服眼前这个男孩,和说服自己。

“真是抱歉。”他松开了男孩的手,“嗯… …你叫什么名字?”

“鹿芒。”

多棒的名字,他叫鹿芒啊

你觉的他会叫什么呢,心中声音这样问他

“很好听的名字,真高兴认识你,但我的朋友还在那边等着我,我得走了。”凯撒这样对男孩说,没等男孩说些什么,他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匆忙的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告诉男孩,这样的姿态难得出现在这个男人身上。

就在他转身跨出第一步时,有什么拴在他和男孩身上的东西彻底崩断开了。

回头看看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很高兴你能看到这里,你能喜欢我超高兴的。

另外我坚信大家一定会想起师兄的,那个威风凛凛又有些八婆的师兄一定会回来的!